樱祈月

《晋江柱斑完结文集》

许漓璎:

      这是今天整理出来的比较赶,柱斑文太多又不想整理链接,所以各位直接复制粘贴吧。里面还有在乐户更新过的柱斑文,你们也可以在乐乎看。
忘记说了,这里有部分是以扉泉为主的柱斑为副的小说。要找扉泉文也可以进来找找。
书名               进度           字数          文日期          最新更新


 [火影]木头纪事       已完成 888365 2013/01/29 2016/07/07


 斑追柱                   已完成18365 2016/05/25 2017/11/03


 [火影]花前月杀         已完成 192443 2015/11/15 2016/05/21


 [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已完成 249961 2016/03/08 2017/12/01


 [柱斑]娶回家的媳妇儿不愿意跟我圆房怎么办 已完成 42298 2015/11/29 2015/12/31


 [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 已完成 33857 2015/12/30 2016/09/03


 (火影)白痴刺猬头         已完成 32955 2016/01/20 2016/04/23


 不想重生的暗部部长[综]       已完成 382702 2016/01/30 2016/07/06


 [火影]二扉传              已完成 329314 2016/02/09 2016/08/07


 (火影)据说男主已死          已完成 89427 2016/02/22 2016/07/18


 [火影]百柱斑世界平行             已完成 258477 2016/03/05 2017/10/29


 [火影]忍界之神       已完成 310824 2016/03/15 2017/05/17


 [柱斑]秒速五厘米      已完成 39297 2016/03/26 2016/04/20


 (柱斑斑柱)重返旧时      已完成 69100 2016/03/27 2016/07/20


 [火影]今天的宇智波斑也没能毁灭世界 已完成 29023 2016/03/31 2016/06/04


 [火影]泉奈要奋起              已完成 654494 2016/04/05 2016/09/16


 木叶高校的劣等生          已完成 343160 2016/04/27 2016/08/21


 (火影)求换个死法         已完成 1706 2016/05/11 2016/07/26


 [火影]月读世界                已完成 16220 2016/07/02 2016/07/29


 [柱斑]幻梦                     已完成 54662 2016/07/11 2016/07/26


 和之印[柱斑/扉泉]            已完成 240836 2016/07/27 2017/11/11


 [火影][柱斑论坛体]好友突然向我告白怎么办! 已成 53001 2016/08/12 2016/08/26


 [火影]绯红色眼影              已完成 161950 2016/08/31 2017/06/10


 [综]宇智波崛起史              已完成 244411 2017/01/14 2017/04/21


 宇智波家的中二病             已完成 268432 2017/02/06 2017/05/22


 [综]破坏剧情的正确方式     已完成 303167 2017/02/19 2017/07/20


 [火影/柱斑/扉泉]蒹葭          已完成 20715 2017/02/26 2017/07/19


 〖火影〗论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 已完成 104822 2017/03/07 2017/07/07


 火影千手一枝花                  已完成 208934 2017/03/11 2017/08/12


 『柱斑』花树满开之时        已完成 53192 2017/05/11 2017/06/11


 [柱斑]原来我是千手柱间      已完成 152096 2017/07/27 2017/12/18


 【柱斑】黄泉                     已完成 108300 2017/10/07 2018/01/29


 【柱斑】论谈恋爱的重要性  已完成 102471 2017/10/29 2017/12/31

【追凌】罚站的时候我们都在干什么(下)

梅歇:

把中篇和下篇合并在一起了_(:з」∠)_
由于下篇有很多我不擅长的描写,所以可能会有很多怪怪的地方(土下座)
一点乱七八糟的碎碎念写在最后了!可以忽略
↓↓↓↓↓↓↓↓↓↓↓↓↓↓↓
蓝启仁外出,理应这几日是不用听讲学的,可既然江澄特地拜托过了,他便委托了蓝家另外的一位长辈前来监督着。金凌被暂时编入了蓝思追与蓝景仪所在的学堂。


这厢金凌终于被蓝家子弟朗朗的晨读声催入了浅眠,而前面的蓝思追确是如坐针毡。这位新来的先生虽说没有蓝启仁那么严厉,但是有个坏毛病,就是眼睛时不时就要乱瞟。可怜了拼命挺直腰杆的蓝思追,最后还是被他看出了端倪。
“思追,你后面的是——”


“先生!我、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他猛的站起来,借势撞了一下金凌的座位。金凌正处于浅眠中,这不小的动静猝不及防地将他惊醒。他吓了一跳,正要和往常一样跳起来破口大骂,忽然发觉站着的蓝思追,顿时规规矩矩地捧着书坐好——虽然他并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先生先看了看坐正的金凌,这才疑惑的问:“思追,今天是温习课,你可是真有疑问?”


自然是不会真的有疑问的。本就是从小循规守矩长大的孩子,说谎的功力实在是有欠缺,三两句话能搪塞过去的事情,硬是叫蓝思追尴尬的站了半天。整个学堂的人都是诧异地盯着他看。


“……我……抱歉,先生,打扰您授课了,我自己去领罚。”他叹了口气,默默起身便要朝外走去,路过金凌的座位时轻声叮嘱了句:“可别再睡着了呀,金公子。接下来就没人替你挡着了。”


金凌看他的背影隐没在门后,刚睡醒还没走彻底的瞌睡虫顿时飞了个无影无踪,心里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这才搞清楚了情况。


他立刻从位置上冲出去朝着蓝思追追去。


全场愕然。先生在蓝家授书这么多年,愣是没见过这么没有礼貌的小辈,震惊之余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他怒吼一声:“你跑什么?快回位置上去!现在还在讲学中!”


金凌头也不回:“我刚睡着了!现在也罚站去!”


                                                                          


绕过一堵青白的石墙,一方清澈的水潭映入眼帘。姑苏蓝氏好山好水正藏于此处。潭边湿润的山石上的翠苔被活水轻轻拍击,细雨滴落沙沙作响,山风徐徐而过又卷起几方涟漪。偶有三四尾小鱼簌簌游过,河底卵石相撞,奏出一首悦耳的曲调。
水潭那边是片竹林,掩映着或青或白的石墙,掩去了墙内蓝家子弟的读书声,倒显得水潭边愈发幽静。


蓝思追说罚站便是罚站,即便是下着细雨,也没有撑伞,他一丝不苟的站在水潭边,除了发丝被偶过的微风拂起,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金凌轻手轻脚地溜到一旁,抬眼偷偷打量着闭目养神的蓝思追,心道:好你个蓝愿,罚站也知道挑个好风景的地儿,可真会享福。


“正因为要专心检讨,所以才要挑选清净的地方,对吧?”


金凌一怔,正对上蓝思追不知何时睁开的双眼。那双眼盈满了笑意,远山处于盛放时期的三月的桃花林,仿佛融化在他眼里,悉数变成了流动的桃红色。金凌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嘁,你这样也算专心检讨吗?”


蓝思追苦笑:“本没料到你会跟出来的。想与金公子这样聊天已经很久了,今日可算是等到了机会。”


金凌疑惑:“想和我聊天?有什么可聊的?”


“只要有心的话,一定能找出什么话题可聊的。比如……恩……”蓝思追想了想,苦笑道,“抱歉,我真没想到金公子你喜欢聊什么。”


“噗。”金凌看着他略有些窘迫的样子,竟被逗笑了,“哈哈哈哈哈哈!蓝愿你这个人,一看就不会聊天。你这样的,以后如果喜欢上谁可得怎么办啊。”


此话一出,两人皆是陷入可疑的沉默当中。金凌说之前没过脑子,噼里啪啦说了一溜儿之后,才发觉蓝思追神色有些僵硬。若是换做蓝景仪,说不定和他互嘲几句,场面还不至于这么尴尬。


可惜事与愿违,谈话的对象可是正经的蓝思追啊。看他久久不答话,金凌浑身上下也跟着不自在起来。


他莫不是嫌我管闲事烦人?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最终还是蓝思追打破了沉默,即使声音细如蚊纳,还是被金凌抓住了重点。他瞪大眼睛,注意到蓝思追的耳根已是一片红色。


“不、不是吧?你……你真的有?”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已经很明白了,蓝思追只得轻轻点头。


金凌一时语塞。心底攀升起微妙的异样感。他这才发现细雨虽薄,却还是在下的,打湿了他的衣襟,丝丝凉意仿佛渗入了皮肉里头,冷的他一个哆嗦:“额,那,那也挺好的,是哪家的女修啊?说不定我还可以给你打听打听。”


蓝思追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不是蓝家的,是名门的本家子弟。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但是,”


“很可爱,很吸引我。”


金凌印象中的蓝思追,对任何人都是温柔礼让的。他一直以为这种温柔摊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平等的,却未曾得知,这世上竟有这样一人,能将他的温柔尽数独占了去。


仅仅从一个眼神就能读出来的偏心啊。


金凌想,他本该生气的,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何生气。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小情绪,搞得他一派兵荒马乱。


那厢蓝思追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只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如果要向一个人表达自己的心意的话,金公子……你觉得怎么样才好?”尾音带了点不自然的颤抖,显然是紧张所致。可惜心猿意马的金凌,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他只觉得蓝思追把他最不想回答的问题抛了过来,更加不知所措了,只好胡答一气:“我我我我我怎么知道啊这种事情我又没——呃啊!”


“金凌!!!!”


原来是一时晃神没注意到脚下小山石的金凌被绊了个正着,好巧不巧正向后仰倒掉进了身后的小水潭中。好在水潭的水浅,至多也只没过他的腰身。只是水浅,却也冷,落水的动静不大不小,泡在潭里的金凌被冷水一激,倒也冷静了些。


他心里直嘀咕:糟糕,狼狈的样子又被蓝愿看去了。


没等他嘟哝完,又是一阵飞溅的水花拍了他一脸,拍的他直郁闷:“蓝愿你下来干什么?这点浅水,我自己还站不起来吗?”


急匆匆下水、甚至在水潭里跌了一跤还忙着要去扶金凌的蓝思追这才反应过来,他瞧了瞧明显不会有什么大事的金凌和不过腰身的水,一时语塞:“我……”


说什么?说是下意识?说自己看到他跌进水中脑子一片空白没多想就跳下来了?


说自己刚刚……真的很着急?


金凌看到他这副神情呆滞,形容狼狈的样子,心里平衡了些,又有些好笑。刚刚那点阴郁的小心思也消去了大半,不由得调侃他:“算啦,反正都被雨淋湿了,不在意湿的再透一点。不过你是不是该庆幸,你心悦之人没看到你这个落汤鸡的样子啊?”边说边要从水里站起来。


可惜,没站成,就突然被给予了一个温热的怀抱。蓝思追几乎是扑过来的,而金凌欲站起时身形不稳,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怀抱一冲,二人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再次双双跌入水中。


金凌莫名其妙。可当对面那人的体温隔着湿透的衣裳传递过来时,他正欲甩出去的一连串的骂话突然就忘得一干二净,就这样愣愣的坐在水里,被蓝思追抱着,等着他先开口。


蓝思追埋首在金凌颈间,好容易才下定决心,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我,我可没说过,我心悦之人,是个女修啊。”


金凌眨眨眼,条件反射的问:“什么?”


一秒后,他思考过来了。


名家的名门子弟,不是蓝家的,不是女修,经常有和蓝思追相处的机会的,再加上这么一个猝不及防而且意味不明的拥抱……所有的线索整合起来,好像,好像通通指向了一个很明确的方向。


这回轮到他大脑一片空白了。只能本能的去感受,感受到蓝思追印在自己偏右侧胸膛的心跳,那样有力,和自己加速的心跳左右呼应着,节奏不约而同地重合在了一起。


蓝思追有一缕湿了的黑发柔柔地粘在金凌的颈间,随着那人细微的动作,轻轻的摩挲着他的皮肤,磨蹭的他有点……心痒。


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和耳根子一定红透了。


二人各自揣着小心思回去后,被气急败坏的先生训了一顿。好在乖乖被罚了抄书之后,还算相安无事。许是水潭边的事情作怪,原本还算能闹腾的金凌竟是规矩本分了起来。除了经常要神游天外和瞧见蓝思追就不能进行正常交流之外,可以说是中规中矩,连和蓝景仪斗嘴的次数都减少了。


掐指算算,金凌这趟意外的云深不知处求学之旅,也有七日之期了。江澄估摸着他也受够了教训,七日一到,便派人大张旗鼓地在云深不知处的山门前接小金宗主回去。


离别在即。金凌在山门前踌躇片刻,终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送行的蓝思追一行人。他本以为这几日过的绝对不会快活,但在蓝思追那个暧昧不清的拥抱中,好像一切都变了味道,那些自以为是的烦恼,现在都成了不足挂齿的小事。唯一值得留恋和放不下的,正在那头对他轻轻的挥着手。


“金公子,自此一别,下次有机会夜猎的时候再相见啦。”


不对啊,还有事情是没做完的。


金凌突然飞奔上去,几乎是扑过去一般的,抱住了蓝思追。蓝思追惊讶万分,费了好大劲才站稳,正欲开口询问,发现那人埋首在他颈间,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这是还你的。”


“下次夜猎……我有重要的话想和你说。”


不知何时,姑苏的小雨已经渐渐的停住了。一束光穿透了厚重的阴云,好巧不巧,正正直射到了远山的桃花林。


明天,也一定是个大好的晴天。


End。
———————————————————————————————
碎碎念:其实这篇追凌最开始是盲狙的浙江高考作文题产物,后来发现议论文题实在太难写了就自由发挥了,很随便的开始()
没错!这篇文是六月份开始写的,因为住校的问题,每周只有半天假,就这么写写停停一路磨蹭到了九月下旬,我有罪orz
但是各种意义上来讲,这是我的第一篇追凌!之前就算写东西,也是写一些随随便便不正经的东西,我也不是写手,做到这一切真的是靠爱发电啊_(:з」∠)_也不由得说写文真的是太难太辛苦了,给所有产粮文手太太们打call应援😭
以及感谢因为写不来环境描写而给我支招修改的比哥,从刚开始写一直到现在都鼓励着我的帆宝,还有看文的各位,真的!!!非常感谢!!!
能喜欢上追凌真是太好了!!♡

【追凌】罚站的时候我们都在干什么(上)

梅歇:

不务正业脑内自我满足产物,ooc都归我!
ok??
↓↓↓↓↓↓↓↓↓↓↓↓↓↓↓↓↓↓
姑苏连连下了几天薄雨,深山之中的云深不知处更是起了茫茫一层大雾,整个仙府都笼罩在氤氲的水汽中。从远处看,若隐若现,若有若无,倒也更像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了。


然而,雾里看花的美感总归是有距离的加成。身处仙境之中的人儿只觉这连绵的阴雨天叫人瞌睡连连,根本无暇顾及景致是如何,只把脸埋在书后,昏昏沉沉的就要睡去。


金凌闷闷的叫了坐在前面的蓝思追:“蓝愿,你坐直了,我睡会儿。”


蓝思追本就坐的端正,听他这么一说,将背挺得更直了。可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道:“金公子……讲学之时,还是认真听讲为好。”


后面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无奈地摇摇头,只得使劲浑身解数去遮挡先生的视线。


金凌被江澄遣到云深不知处已有几日。


雨夜观音庙之后,诸事平息,金凌在江澄的保护下才算坐稳了宗主之位。可他年岁尚浅,又是独身一人,自然不免在金鳞台上遭受似是似非的排挤和打压,本就不算好的脾气愈发的火爆。开口得罪人不必说,连顶撞江澄的次数都多了起来。恨铁不成钢的江澄自然是怒在面上,急在心间。


“不知规矩!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宗主的样子?!再这样你就给我滚到姑苏去和蓝家人学学礼数吧!”


“我怕吗?!呆在这里我还不如去姑苏找蓝……我刚刚有说找谁吗?”


大概是因为魏无羡的事,江澄对蓝家人都抱有隐隐约约的敌意,无事绝不会往人家跟前凑。所以直到金凌被人护送到了云深不知处的山门前,才终于反应过来。


他转了转乌溜溜的眼珠子,心底暗骂一声:这回舅舅怕是来真的了。


金凌早先听魏无羡添油加醋地讲述他少年时期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经历,对蓝家的古板家风和刻板家规记忆尤深。此时那传说中刻着不知是四千条还是几千条家规的规训石近在眼前,他只迅速瞥了一眼,就感觉头皮发麻、心里犯怵。


“‘近日江某有要事在身,且小辈金凌刚登上宗主之位,许多规矩仍是一知半解,劳烦蓝老先生帮忙教化几日。’江宗主对蓝启仁老先生说的原话是这样的。”不等他开口,身后一名江家的门生便为他答了疑。


这话说的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几日”还没有个具体的数字,江澄这回是铁了心叫他吃次苦头了。


进了这个门,没有通行玉牌可出不来了。


金凌正犹豫着要硬着头皮进去,还是转头就跑时,从云深不知处走来一群身穿蓝家校服的少年,都是熟面孔。打头的正是蓝思追和蓝景仪,白衣轻飘,雪白的轻衫晃得金凌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鬼使神差地迎了上去,等反应过来,已经没法收脚了。


“大小姐!!”


“景仪,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金公子。”


蓝思追微微颔首表示行礼,脸上仍是彬彬有礼的笑容。


多日未见,蓝思追似乎长高了些,五官似乎也长开了些,属于少年人的稚气褪去了些,温温柔柔的眉眼像有水波荡漾,好看的令人心荡神驰。


蓝景仪也是多日未见金凌,见他难得的跑到姑苏来,高兴得嘴里念叨个不停:“大小姐你竟然真的来云深不知处了,之前蓝启仁老先生和我们说的时候我们还不信呢哈哈哈!!这几天你就要和我们一起听讲学啦。”


“不是我自己要来的,我也不想来。不要叫我大小姐!你找打吗!”金凌气极,扬手便要找蓝景仪算账,突然想到什么一般,讪讪地收了手,“啧,你们破家规这么多,束手束脚的……”


二人恍然大悟。蓝思追道:“蓝启仁老先生近日出了姑苏游学去了,其实你也可不——”似乎觉得这样讲不妥当,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倒是景仪帮他接上了下半句:“不用那么害怕。含光君已和魏前辈云游四方去了,泽芜君也还在闭关中,蓝老先生外出游学,特地叮嘱思追关照好云深不知处的大小事宜,虽然掌罚的还在,不过也没有魏前辈说的那么夸张。”


金凌半信半疑:“你们蓝家人,不都古板又厉害的吗?”蓝忘机的面容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蓝景仪看了看蓝思追,爆笑:“哈哈哈哈哈哈思追原来你古板又厉害!!”


蓝思追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景仪,别闹了。该守的规矩是要守的,该听的讲学也是要听的。若是蓝老先生回来听到什么不好的传闻,我们都要被责罚。”


金凌哼了一声:“都说了吧,我果然还是……”想要回去。


他看着面前一直彬彬有礼地笑着的的蓝思追,想了想,把后半截话咽回了肚子里去。


也许也没有他想象中的这么坏呢?


连绵的小雨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下起的。

【七夕贺文 追凌】长干行

夜阑听雨:

通篇没有提到七夕的七夕贺文orz


一发完结
大概在义城后观音庙前,瑶妹还是敛芳尊的时候
私设如山bug众多见谅,人物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


秋季,百凤山猎场。


 


妖物们一年一度的梦魇时期。


 


今年蓝家的小辈们也被获准参与,蓝思追掐了个诀挡住蛇妖的进攻,手中的剑灵动迅疾,很快便把一只蛇怪斩与剑下。


 


一般蛇怪不会单单一条,蓝思追凝神细听,感到身后有细微响动,起手便要把剑往后送去,却闻箭弦声响,待他转身,恰好见另一条蛇妖被羽箭射入大树中,箭的力道极大,带着蛇妖的尸体尚能入木三分。


 


蓝思追循箭的来处望去,微微一笑道:“金公子。”


 


来人面容俊秀,眉间一点朱砂鲜红欲滴,金凌将弓收好,向他行来,随口问道:“你猎的如何?”


 


“尚可,金公子呢?”


 


“还行吧,”金凌神色有些恹恹,“不过舅舅说,如果拿不到第一就要打断我的腿,我打算待会往兰陵那边躲躲。”


 


蓝思追莞尔,他道:“其实也不一定要往兰陵。”


 


金凌瞥他一眼:“不然呢,回莲花坞自投罗网?”


 


蓝思追把剑收入剑鞘,悠悠笑道:“云深不知处一向欢迎金公子作客。”


 


“得了吧,就凭你家鼎鼎大名的四千条家规,我去避难还是受罪?”金凌嗤笑,片刻他仿佛忆起了什么,又说,“而且小时候我跟着小叔叔去过一回,除了有个小娃娃不错,剩下的都一言难尽。”


 


其实他也记不大清,毕竟当时他年纪尚幼,第一次跟人打群架,他单挑三四个小孩,幸好金光瑶及时赶到才没被打得太惨,待众人把小孩们分开,他埋首在金光瑶怀里,气得泪眼汪汪又不肯嚎啕大哭,小叔叔一下一下地抚他的脊背,柔声细语地哄了一阵,最后问:“小叔叔要去一趟姑苏蓝家那边,阿凌要不要一起去?”


 


之前金凌只模模糊糊地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据说小叔叔的义兄就是姑苏蓝家的宗主,想起那位温润如玉的青年,金凌点点头。


 


于是金光瑶就带着金凌去了姑苏蓝家。


 


仙雾缭绕的云深不知处与富丽堂皇的金麟台区别很大,金凌被吸引的大气不敢出,窝在金光瑶怀中好奇地张望四周。


 


纵使家规三千五百条,但蓝曦臣并不打算拘着他,念及小孩子都是喜欢小动物的,就同金光瑶一起引他去看蓝忘机那窝兔子。


 


草地上那一窝毛茸茸的白色生物早早吸引了金凌的目光,不等走近就挣开金光瑶下地,屁颠屁颠地跑到那窝兔子旁边。


 


见状,金光瑶眼眸弯弯地一笑:“阿凌果真喜欢小动物,待回到兰陵,倒不妨寻只灵兽给他养着。”


 


蓝曦臣颔首,建议道:“三弟如若有意,不妨送灵犬,既可当玩伴又能护主……”


 


这时兔子堆里传来一声惊呼,伴随着“你是什么人”的质问,两人忙随声看去,只见四处散开的兔子堆中,竟躺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小孩,金凌在距离他半尺远的地方,宛如炸毛的猫咪,一动不动地与对方对峙着。


 


两人快步过去,金光瑶把金凌搂入怀里,而蓝曦臣扶起那个白衣的小孩,关切地问:“你怎么会在兔子堆里,忘机呢?”


 


小孩抬起头,怯怯道:“含光君在静室里,让我在这里跟兔子们玩。”


 


蓝曦臣眉头一皱,问:“他进去多久了?”


 


小孩道:“大半日。”


 


这回蓝曦臣的眉头深深蹙起,上次蓝忘机醉酒后的事他还心有余悸,只怕弟弟又重蹈覆辙,便对金光瑶道:“三弟,我去看看忘机,我怕他……”


 


蓝忘机的事情虽然蓝家瞒了下来,但金光瑶仍是有所耳闻,他忙宽慰道:“忘机是个有分寸的,二哥不必过于担忧。”


 


他天生一张笑脸,无论何时都带着三分笑意,很有亲和力,被他这么一说,蓝曦臣略略安心了些许,勉强打起个笑容道:“但愿如此,藏书阁那边……”


 


金光瑶本就另有事做,外加有心避嫌,忙道:“无碍,藏书阁我自行过去即可。”


 


蓝曦臣又温声嘱咐小孩几句要好好照顾金凌,就同金光瑶分别离去。


 


金凌其实没听懂这两位商量了什么,总之等他反应过来时,小叔叔和蓝宗主已经不见了,草地上只剩下他和那个陌生的小孩,还有一窝蹦跶来蹦跶去的兔子。


 


于是金小公子嘴一瘪,眼圈就红了,眼看着就要哭起来。


 


白衣小孩被蓝曦臣嘱咐好好照看弟弟,但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孩子,哪里懂得哄人,想了想他弯下腰去用力抱起一只兔子递给金凌,笨拙地哄道:“别、别哭,兔子给你摸。”


 


小孩长得白白净净,很是乖巧可爱的模样,加上独属小孩的糯糯嗓音,看起来和手中的兔子蜜汁相似,叫人不忍拒绝。金凌撇撇嘴,伸手去接兔子,但这群兔子个个都被养得白白胖胖,比金凌长几岁的小孩都抱得略微吃力,何况是随手一接的他,几乎在小孩放开手的同时,金凌就因为太重被压得跌倒在地,那只兔子还蹬了他一脚,然后跑远了。


 


小孩手足无措地望着眼里渐渐积蓄泪水的金凌,顿时有些慌:“你、你别哭,我再给你找一只……”


 


金凌想起今天仗着人多的金阐,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他一边擦眼泪一边说:“你跟他们都一样,也欺负人!”


 


说到底金凌只是在发泄情绪,但小孩却急得抓耳挠腮,想法设法要证明自己跟对方口中的人不一样,突然他眼睛一亮,忆起今天含光君才交给他的东西,于是努力从身上扒拉,终于找出一条长长的白色带子,递到对方面前,略带讨好地说:“这个给你,我真的不欺负人,你别哭好吧?”


 


金凌拿起带子细细地看了一遍,除了上面的卷云纹就是一条普通的带子,他泪眼婆娑的,却还嫌弃地撇嘴:“这有什么好的?”


 


其实小孩也不知道这个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含光君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宁死都不能丢掉。”


 


“这种布条我家多得是,含光君哄你呢,也就你把它当宝贝,我才不要。”金凌把布条丢回去,又开始抽抽噎噎,“我要小叔叔……”


 


含光君才不会骗人。小孩很想这么说,但一见对方泪汪汪的模样又慌张起来,可他连宝贵的抹额都献出去了,仍是没法哄好这个小祖宗,一时心如火焚,眼泪也忍不住冒出来,但他随蓝忘机,一向克己得很,最后也不过捡起抹额握在手里,噙着眼泪要哭不哭的。


 


结果他这副模样反倒吸引了金凌注意。


 


讲道理金凌从来不是个乖巧的,加上金光瑶一向惯着,实际上弄哭过的孩子着实不少,对此他一向敢作敢当,但面前的这个,他不就扔了个布条?至于吗?


 


于是他恶声恶气地问:“你哭什么?”


 


小孩正伤心呢,被冷不防一凶,呆呆地就答了:“泽芜君要我好好照顾你,我没做到……”


 


“谁要你照顾了!”金凌气呼呼地说,但他脑筋转了转,擦干净眼泪拍拍屁股起身,凑到对方面前,问,“泽芜君要你照顾我对不对?”


 


对方点头:“对。”


 


“那你要听我的是不是?”


 


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嗯。”


 


金凌得意地拍拍手掌:“那下次你来我家,帮我打架。”


 


谁料对方一口拒绝:“不行,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


 


“你说过听我的!”金凌的小脸都皱成一团,他努力效仿江澄平时数落他的样子,却由于面容稚嫩以致于杀伤力几乎没有,反倒显出几分稚子的可爱。


 


小孩有点松动,但他这几天抄家规抄的正熟,挠挠头仍是坚持道:“含光君说过,不能违反家规。”


 


“哼,不帮就不帮,我自己也能行!”金凌握着拳头,背过身去不理他。


 


对方绕到他面前,软软地争辩道:“可是打架不好呀……”


 


金凌又转了个身,气道:“难道还要白白挨揍不成?”


 


他正兀自气闷,袖子突然被人扯了扯,身后的人小小声道:“我会帮你的。”


 


像是怕他没听清,对方又重复说:“如果有人欺负你,我会帮你的。”


------------------------------------------------------------------


 


后来?


 


后来江澄千里迢迢过来把金凌提回莲花坞,再回到金麟台时金光瑶笑吟吟地把仙子送给了他,仙子打架时跟他主人一样凶,于是云深不知处所得到的承诺也随着时间被抛至脑后。


 


“都是儿时戏言罢了,我连他名字都没问。”金凌与蓝思追并肩在树林行走,他用剑挑开草丛,没发现什么妖物,扭头去注意蓝思追那边,一瞬间却好像打对方眼里瞧见了千重柔情万般缱绻,但再眨眨眼,蓝思追还是原本的模样。


 


蓝思追注意到他的视线,笑问:“怎么了?”


 


“没事,”金凌晃晃头,道,“时间将至,我们回去吧。”


 


“好。”


 


蓝思追跟在金凌半步后的地方,思绪晃晃悠悠地,飘回了幼年时。


 


当时他躺在草地上,被白白胖胖的兔子挤来挤去,还有几只爬到他身上,偶尔踹两下他的脸。


 


他一直懵懵地任由这一切的发生,直到一张精致的小脸猛地出现在他面前。


 


就像光一样。


 


后来的所有事情他都记不太清,唯独这一幕印象太深,那张模模糊糊的小脸一直留在他脑海里。


 


他又偷偷瞄了金凌好几回,印象中不甚清晰的脸渐渐出现轮廓,轮廓的主人自小被金家养得白白嫩嫩,神态却已蕴含几分少年时的矜傲,眉间一点鲜艳的朱砂额外醒目。


 


金凌发现了他的偷窥,挑眉问:“你看我做什么?”


 


蓝思追道:“就想看看你。”


 


金凌的脸唰地变得通红,他不大自在地别过脸去:“说、说什么呢……哎熊妖!”


 


原是一只熊妖打林间狂奔而出,金凌反应迅速地搭上箭矢,挽弓射出。


 


熊妖吃痛,凶性大发,咆哮一声着就要往金凌冲过来,蓝思追几乎在同时取出背后的琴,铮地一声,便阻住熊妖的攻势。


 


金凌又是连射三箭,箭箭命中熊妖头部,而蓝思追抚琴辅助,不多时,熊妖便死在两人合力之下。


 


金凌得意地将弓挂回背后,侧头恰好陷入一双含笑的眸子,姑苏蓝氏向来没有丑的,蓝思追更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眉目俊秀,气度温雅,端的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又有一身白衣都掩不住的意气风发,他按在琴弦上的手指细长有力,摸上去还会有常年练习留下的茧子,金凌出神地想,他似乎还没见过蓝愿好好弹琴的模样。


 


“蓝思追,你……”


 


他几乎在同时就要把所思的道出来,却有另一个呼声把他的话打断,那人声音充斥着不满,听起来不仅熟悉,还伴随着条件反射的厌恶。


 


金阐带着三四个同穿金星雪浪袍的金家门生从树后追出来,气喘吁吁却看到一直追捕的熊妖已经倒地身亡,不由得怒气冲冲地四处寻找肇事者:“谁杀的?给我出来!”


 


“自然是我,你有什么意见吗?”


 


金凌几乎是下意识地挺直脊背,神色也冷淡下去,在蓝思追看来,却像好容易被安抚好的小动物再次竖起了浑身的刺,他不由得眉心微蹙,指尖按住琴弦,不动声色地往来者方向看去。


 


这头熊妖本是金阐先发现的,但他仗着自己人多,大言不惭地要捉活口,好完整地剥取熊皮,结果一不小心反被冲出包围逃走,现在不仅皮毛没了,连猎物都落入他人之首。


 


他越发气恼,也更口无遮拦起来:“原来是金凌啊,怪不得呢,这么没规矩抢别人猎物的也没别人了。”


 


“嘁,自己技不如人追不上来,还要怪别人捕杀?”金凌唇角勾出一个讥讽的弧度,冷冷地嘲道,“即便没有我们,就凭你们这群跛脚的,怕是猴年马月都跟不住。”


 


“半路截杀别人的猎物还有理了?”金阐早已注意到金凌身边的蓝思追,道,“连姑苏蓝氏都能被你哄得同流合污,果真是有娘生没……”


 


后半句话尚未出口,金阐上下两片嘴唇却突然分不开了,他的脸涨得通红,捂住嘴唇狠狠地瞪向金凌,金凌本来几近按捺不住要冲上去跟金阐厮打,却因这一变故生生顿下脚步,惊疑不定地回看蓝思追。


 


众人一向道蓝思追虽由蓝忘机带大,但性子温软,气度更肖蓝曦臣多一些,可此时此刻,蓝思追的唇抿成一条线,微微沉了脸色,身上竟显出几分有如含光君一样的威压,金阐等不由自主地后退半步,却听他道:“我与金凌不知道金公子看上这熊妖,先行猎杀,蓝愿在此先道歉。”


 


金凌皱眉,正要开口,蓝思追又道:“但猎场的猎物向来是先到者得,何况我与金凌出手前熊妖尚且完好无损,猎物死后金公子方姗姗来迟,如今不仅中伤我二人,还出言不逊,侮辱姑苏蓝氏和金家嫡系,如果金公子不服,我愿意一起去敛芳尊和泽芜君面前对质,请各位家主评理。”


 


金阐闻言,一时只觉气血上涌,气得浑身发抖,偏偏他还无法反驳,刚刚他口不择言的事在场都听见了,如果只有敛芳尊也就罢了,看在他父亲的脸上,即便罚也不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如果牵扯到姑苏蓝氏,却是必须要给一个交代的,何况今天还有云梦江氏在场,若果真去长辈面前对质,他必定讨不得好。


 


他身边的几人窃窃私语,已有退缩之意。


 


金阐喉间猛然发出一声怒吼,往蓝思追冲过去。


 


金凌见状,牵动嘴角讥笑一声,不但没有拦在前面,甚至还往一边挪了两步。


 


蓝思追脚步轻移,侧身避开袭来的一拳,同时金阐感到肩部被人重重一拍,一道灵力输入,顿时麻痹了半个身子,就这么一瞬间的停滞,蓝思追的手刃已经放到他后颈。


 


“金公子,得罪了。”


 


被一招降服,即便未尽全力依旧丢脸至极,金阐恼恨地一甩袖子,大踏步离去,其他几个少年连忙跟上。


 


蓝思追在他身后道:“半柱香的时间禁言术就会解开,金公子不必担忧。”


 


然而对方哪里还会理他,不一会儿几个人的身影便消失在树林间。


 


他回望金凌,只见金凌板着一张脸,模仿蓝启仁的语气道:“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罚抄家规十遍!”


 


蓝思追忍俊不禁,一身气势瞬间统统散了去,他打趣道:“看在金公子也是出了气的份上,还请高抬贵手莫要告诉先生呀。”


 


金凌没接他话茬,哼哼道:“你怎么叫谁都金公子呢?我跟金阐那家伙能一样吗?”


 


蓝思追摸了摸鼻子:“那……?”


 


“看在你教训金阐的份上,就允你直呼本公子名字了。”


 


蓝思追惊讶地瞪大双眼,而金凌快速说完后就偏过头,视线黏在某棵树上不肯移开,仿佛上面有奇珍一般,蓝思追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金凌转头瞪他,恰听对方笑道:“金凌。”


 


金凌道:“不对。”


 


蓝思追像是懂了什么,红晕悄然爬上了脸颊,他轻唤一声:“阿凌。”


 


明明再普通不过的两个字,却好似千万只蚂蚁在心里爬,挠的人心痒,金凌为按捺下情绪,忙转移话题:“你刚刚对金阐做了什么?”


 


“一个小把戏罢了。”蓝思追给金凌指了肩部的穴位,解释道,“蓝家擅医药,族亲门生都要修习穴道相关知识,阿凌若有意我可以教你。”


 


金凌回想起那日在金家魏无羡也说含光君教他以灵力击入穴位,居然还是真的。


 


等等,含光君教魏无羡?!那个断袖?!


 


“不不不不不……不用你教谢谢!”


 


蓝思追不明白金凌为何突然激动地摆手拒绝,但他转念一想,又哂道:“也罢,有我在就行。”


 


“你、你什么意思?”


 


“我说过要帮阿凌的啊。”


 


金凌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蓝思追歪头:“你猜?”


 


之后一直回到集合处,金凌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蓝思追只得在心下默默叹一声对方心大。


 


但回去金家阵营前,金凌突然抓住他,凶巴巴地说:“如果这次我真要去姑苏避难,你要出来接我。”


 


蓝思追凝视着他,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他拍拍对方的手,弯眸道:“好。”


 


-------------end--------------------------